在网上看到”是否应该回国”的讨论很多, 每个人都可以列出一大穿支持或反对的意见. 本人在02-04年在上海做了两年海归, 也在这里谈谈我的经历. 相信我的海归经历对众多准备回国的网友有一定的参考作用.

先介绍一下我的背景. 我在回国以前, 已经在新西兰的一个IT公司工作了两年. 2000初在香港的一家电子商务的公司找了一个技术工作. 2001年底由于IT整体环境不景气,再加上911事件的影响,该公司将总部迁到了马尼拉. 我就辞职后搬到了深圳.

在深圳, 我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找了一个月工资1万元的IT 经理的职位. 仅上了两天班, 我就辞了. 因为公司在在蛇口, 我住在深圳市中心的地方, 路上单程要花40分钟. 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原来的IT组长明显排斥我. 因为公司招我进来, 显然是想替掉原来的IT组长. 但我不喜欢这种气氛, 而且我也不太看的上1万元的工资. 这个数还不到我原来在香港的工资的1/3. 另外我心里想着去上海. 因为我以前上大学的时候, 去过几次上海, 对上海印象很好.

2002年过完春节, 我就到了上海. 我在上海找工作, 基本上都是通过网络求职. 当时上海比较有名的求职网站是51JOB. 面试了几个工作, 感到自己作为海归没有什么优势. 开始时我期望的工资1万左右, 但根据我的了解, 在上海工资到达1万的职位从比例上来说很少很少, 在IT公司, 一般有经验的职位也就是4-5千人民币一个月. 后来我选择了一个做视频互联网技术开发的民营企业. 选择这个公司的其中一个原因是负责招聘的副总是我的大学校友, 还是同一个系的师弟. 他极力鼓励我到他公司工作, 让我负责技术支持部门的工作. 头衔是技术总监.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看好视频互联网技术应用前景。

在该公司开始感觉的气氛是很不错的. 看到公司在迅速发展, 员工人数不断增加. 在我手下的技术支持员工, 最多时也达到了8-9至多. 受邀参加公司的各种会议, 对公司的发展规划也能参议讨论和了解. 在2002年的上海国际通讯展览会上, 我还上去做了一个讲座, 还组织什么网络视频直播, 感觉很风光. 当时的口号是”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XX”, “中国第一”,等等. 公司的榜样是华为, 中兴等中国IT明星企业. 自己也为能参与这样一个迅速发展的公司而感到幸运. 只是在公司加班太多, 上面任务压的很紧. 周末还要安排开会的事情感到不是太开心.

然而好景不长. 前期6个月的疯狂市场开拓并没有带来响应的效益. 公司老板对负责市场销售的副总开始失去耐心和信心. 我也慢慢感觉到事情没有原来想象的那么好. 发现了负责市场的副总, 也就是我的顶头上师讲的话水份很大. 后来更了解到所谓的” 自主知识产权”核心技术, 其实是从网上下载的一个开放原代码改写的东西. 有好事的网友, 也可能是竞争对手, 甚至把我公司的软件反编译, 看到了原来写这个软件的人所标的注解, 把它放到了专业论坛了亮相. 该公司的技术, 还申请到了上海市对高新技术开发经费200万人民币. 前一段时间在网上看到上海交大微电子学院院长陈进的假冒“汉芯”受揭发而被开除事件. 我公司当时也作在开发基于数字信号处理器(DSP)专门芯片开发. 不知道在中国搞这种弄虚作假骗国家经费的高科技公司还有多少?

在这个公司我呆了差不多真好一年. 因为我的顶头上司副与老板有意见辞职, 我也就走了. 后来我了解到, 当时的副总在走之前暗地里已经联系好了公司里两个搞开发的骨干, 到深圳去自己开公司做一样的产品. 还联系到了一家风险投资公司投资该项目.一年后他在深圳的公司成形后,又将公司搬到上海。当时他还找过我, 希望我去他的新公司负责技术支持, 我没有去. 原来的公司因为主要的研发人员跳巢, 不久就关门了.

后来我又在一个外资企业工作了一段时间. 该公司在进入中国市场比较早, 在网络安全方面曾经是中国的龙头老大, 中国当时几个最有名的黑客也都为他们工作. 我去的时候以前也发生了北京的技术支持部门十几个人被联想整个挖走的事件. 在该公司一般的技术支持人员的工资也不到1万, 新员工也就4-5千元/月. 该公司招人的条件是非名牌大学毕业生不见. 我在这里的工资也只有8千元. 后来因为在给中国电信安全人员开讲座效果不理想, 被降了工资. 这次讲座我个人的失败其实也更是企业管理的失败. 当时公司因为北京的技术人员被联想整体挖走, 没有人可以顶替为中国电信的安全讲座. 就拉了我充数. 而且只有两个半天时间准备, 时间根本不够. 在这个公司工作的经历可以说是我职业生涯中最郁闷的.

在国内工作其间, 我曾自费到到日本, 韩国, 台湾观光旅游. 也曾在2003年的春节其间到欧洲6国(法国, 英国,德国, 奥地里,荷兰, 比里时)背包旅游一个月. 必较而言, 新西兰在自然环境, 社会治安等方面远远好过其它国家, 相对来说, 这里的人民十分纯朴友好. 2004年过完春节, 我又回到了新西兰.

现在我在奥克兰开了一个网络咨询公司, 成了一个自由职业者.不仅每天有可以呼吸到新西兰清新的空气, 拥有足够的时间享受多姿多彩的户外生活, 工作压力也不大. 经济收入也超过在香港的收入, 更别提在上海的几千块人民币一个月的工资了.

根据我在上海的2年海归经历, 下面谈谈我的感想:

一个普通的技术人员回国实再没有太大的意义.现在国内竞争十分激烈, 在上海能感受到的竞争比在香港还激烈. 大学毕业生在这样的环境下水平技术水平提高很快. 中国在全球化的竞争中拥有的就是人力资源优势, 其实这真是你海归劣势. 我在上海也有意识地去了解各行业人员的收入, 月入1万以上的不会超过5%.

有人想回国做生意. 觉得中国市场很大, 机会很多. 但中国的市场很不规范. 我所工作过的第一家公司, 知道给某电信局卖了一套30万元系统, 给局长15万的回扣. 做这样的生意,即使赚了钱, 我心里也很不安. 欺诈, 恶习竞争的事件层出不穷. 我工作的过两家公司, 均发生了核心技术人员整体跳巢事件, 致使一家公司倒闭, 另一家元气大伤, 从此失去在该行业中的领先地位. 在这样的环境里, 真的很没有安全感

很多人觉得新西兰很小, 有点看不起新西兰. 觉得中国很大, 发展很快. 中国作为一个国家, 整体实力是越来越大. 但是作为普通的人民, 国家的综合实力增加并没有给大多数的人民实惠. 也就是说属于你的有多少并没有增加多少. 现在上海的高楼大厦越来越多, 越建越漂亮. 但是我想问, 这么多, 这么漂亮的高楼大厦, 与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有多大的关系? 下岗的人只有几百块的补助, 刚毕业的大学生工资只有1-2000元, 而且还有那么多的人刚毕业就失业. 有几年工作经验的人也就几千一个月. 而上海现在的房价则动不动几万元, 甚至十几万元每平方米了.

在上海还碰到一些人, 觉得上海现在发展很快, 上海的城市发展目标已经想纽约, 东京这种国际大都市比较, 有点不屑与香港相提并论. 有个上海的本地女孩曾问我, 上海再过5年应该可以赶上香港了吧? 我告诉她, 比较两个城市, 应该是综合比较, 把富人与富人一起比, 特别是要把占一个城市大多数的穷人与穷人一起比. 如果这样比价起来, 上海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赶上香港.

我现在在奥克兰开一个网络咨询公司, 客户都是洋人公司, 生意很不错. 这样的公司在上海根本没有成功的可能. 因为在中国, 象我这样一个网络个体户, 没有任何背景, 人家跟本不会相信你. 但在新西兰, 只要你有技术, 待人诚恳, 能把他们解决问题, 不管你是小公司还是大公司, 也不管你是华人还是洋人, 他们一样可以付你与大公司一样的咨询费.

如果你真的很怀念你家乡的美食,或者看不上新西兰这么小的市场,希望回中国大张鸿图。 你最好是在这里踏踏实实工作几年, 或者是找到一个很好的商机,带一个项目回去。

不同生活背景的海归, 在中国的经历和感受会完全不同. 以上只是我个人的经历和体会, 供大家参考. 本人十分愿意与广大华人朋友讨论海归经历, 尽量回答任何问题.

转载本文请注明:转载自蒋海明的网络创业营销博客http://www.jianghaiming.com